draq 測試專區
x: display_x
right_position: right_position
display_position: display_position
windows width: windows width
windows hight: windows hight
document hight: document hight

推薦文章

布納哈本11年曼查尼亞雪莉桶 Whisky Luxe 登場!!
跟著Chilli 第二站: 南法 Régis et Jacques Marcon
「豪邁典藏藝術標-綻放系列」 靚麗登場!

iWine 小百科

走進19世紀喝喜酒~「新娘之曲」The Bride's Song

1,297 人次點閱

走進19世紀喝喜酒

「新娘之曲」The Bride's Song

The Bride's Song.jpg

 

The Bride's Song  

Artist : Gunnar Berndtson (1854~1895)

Date : 1881

Dimentions : w82.5 x h66 cm

 

一百多年前的歐洲人如何舉辦喜宴?他們也跟多數現代婚禮一樣走溫馨喜慶路線甚至跟著鬧洞房嗎?身為不專業酒鬼,更好奇喜宴上喝了那些酒款?透過Gunnar Berndtson所繪「新娘之曲」The Bride's Song或許可以瞧瞧端倪

 

Gunnar Berndtson是少數活躍於巴黎的芬蘭藝術家之一曾在巴黎學習正統嚴謹的繪畫技巧這幅畫便完成於此時期The Bride's Song為其著名作品充分表現出Gunnar Berndtson一向為人熟知的強項 : 逼真寫實技巧與質感細節描繪。雖然受教於學院派大師,但是畫家於此摒棄學院派在陰暗畫室裡作畫,光源較為單一的風格,而採取了19世紀中期以後,巴比松畫派(Barbizon school,米勒為代表人物之一)與印象派熱中追求的自然光(en plein air,或稱外光)畫法這在當時也是屬於較新潮前衛的方式。

Gunnar_Berndtson_self-portrait.jpg

Gunnar Berndtson自畫像

(八卦一下:畫家41歲時因病去世,據信可能是染上梅毒。幾十年後,能有效治療梅毒的青黴素才問世)

 

畫中站立者為主角新嫁娘,粉嫩臉蛋與靈動活潑的閃亮雙眸掌控了畫面主要節奏,讓觀者視線隨著新娘的眼神而牽引;身旁賓客各自呈現不同姿態形成的動線,賦予整體畫面生機及動感。19世紀末期的人們多半習慣於上午時分於新娘家中舉行婚禮,畫中自然和煦的光線透過右側窗戶迆邐灑落;手持香檳杯的新娘雖背著光,但近午光線充足,讓她的面容因而盈動閃耀

 

此時通常於婚禮完成後,賓客在新娘家中享用早餐,現場少有娛樂節目以求莊重;餐畢後再讓來客把已切塊裝盒,上覆糖霜的水果蛋糕帶回家去享用。但這幅畫中,桌上的植物盆栽與水果象徵新娘由少不經事的荳蔻少女成為人妻人母的轉變。值得一提的是,新娘穿著白色禮服參加婚禮是一直到19世紀末期才形成的新式時尚,因為漂白布料在技術上有了突破性的進步。在此之前,由於實用價值考量以及漂白品質不佳,新娘禮服常常是深藍、紅、紫和金等顏色;而新郎則會穿上他最體面的一套衣服出席人生大典。在典禮之後,白色禮服又會被染成其他顏色以供再度穿著使用。

 

wedding dress.jpg

1860年代,新娘禮服模樣之一 (圖片來源: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桌上可見到數瓶酒:推估胖胖瓶為香檳,另外則為紅酒或甜點酒或加烈酒(波特酒之類)。三種酒杯:紅酒杯、笛形香檳杯以及甜點酒或加烈酒杯。歸功於無數商業廣告與獨具巧思的包裝,將香檳塑造成享受浪漫氛圍的形象,讓她也理直氣壯且理所當然地出現在這樣的場合。只是不知百年前的香檳當下是何等滋味?輕巧細緻的氣泡是否也帶來同樣醺醺然的歡愉?

 

在葡萄酒的歷史上,19世紀中期之後堪稱法國酒兩大產區波爾多與布根地的黃金年代。1815年,拿破崙戰爭終於在歷時11年之後宣告結束,戰火平息意謂消費需求逐漸趨於穩定。新興市場如美國繼英國、荷蘭、德國之後,成為波爾多葡萄酒主要外銷市場,這時候葡萄酒產業在北加州納帕谷地及鄰近區域如索諾瑪等才剛開始萌芽發展。1855年波爾多分級制度更是讓左岸梅鐸克( Médoc)地區出盡鋒頭。布根地則於運河(Canal de Bourgogne)以及第戎(Dijon)直達巴黎的鐵路陸續開通後,成為首都巴黎的後花園。因交通便利帶來無比優勢,加以風味頗受歡迎,從此橫掃市場,所向披靡。

 

19世紀對於香檳來說,也是重要的一百年。Clicquot夫人(來自如今的凱歌香檳Champagne Veuve Clicquot)首創倒置瓶身,讓香檳發酵後沉澱物往下移動聚集在瓶口,進而方便除渣的方式;秘訣公開之後,讓香檳可以開始進行大規模生產與企業化經營。這個世代同時也是香檳風味由極甜逐漸趨向干型不甜的時期。據說,當時香檳消費大國--俄國喜好的香檳甜份每公升高達250至300公克之間,相較現代常見的干型BRUT香檳每公升最多只含糖12~15公克,這簡直是質地黏稠的氣泡糖漿了! 還有技術的改良,也部分克服以往酒瓶因為酒液二次發酵產生大量氣體,導致瓶身爆炸粉碎,以及二次發酵時糖液添加量多寡的問題。此外,除了原有碟形杯,高腳笛形杯也於此時出現。這幅畫作完成於19世紀末,笛形杯故而翩然現身於畫面之中。

 

champagne ad1.jpg

19世紀末期美國地區的香檳廣告

 

畫家運用畫筆展現天分與技巧,描繪出他對世俗的洞察力與社會的關懷;而百年後的我們,便能好整以暇地琢磨、品味他捕捉住的那一剎那。時空差距甚遠,畫面卻只近在眼前;恍惚間似乎也隨畫中人物的盈盈笑語舉杯言歡,跟著喝喜酒湊熱鬧去了。

 

欣賞藝術、親炙美感的同時,亦能從中窺得蛛絲馬跡,認識葡萄酒文化的另一面,讓小酌時更添多重趣味!

未滿十八歲者,禁止飲酒
iWine 貼心提醒您:禁止酒駕,安全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