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q 測試專區
x: display_x
right_position: right_position
display_position: display_position
windows width: windows width
windows hight: windows hight
document hight: document hight

推薦文章

淺談愛爾蘭威士忌與Mezcal
小日子喝的酒 : 作者 Charlene
2015 Whisky L!圓滿落幕!

iWine 小百科

盲飲盲聽

2,546 人次點閱
Share on Google+

回想起第一次的盲飲經驗, 那是令人難以忘懷的. 彷彿再度印證了內心堅定相信的 --

 

『凡是藝術, 它的奧妙之處不在於你看到了什麼或被告知什麼, 而是你真正”感受”到了什麼.』

 

盲飲, 在飲者面前放置數個酒杯, 每一個酒杯注入1/3高的酒液, That is it.

酒液與飲者的距離如此接近, 又是那麼遙遠.

此時飲者只能憑藉自己的直覺從嗅聞與口感開始,

去接收每一支酒意圖傳遞的訊息, 接著用心去體會那與內心所發生的聯結.

這個過程不禁讓我想起另一個非常相似的經驗 --  聆聽音樂.

 

以前就讀音樂學院時, 每一學期期末總少不了 “聽樂測試”,

教授隨機播放CD任一軌的任一段落, 5~10秒中得”聽”出作曲者, 樂曲曲名和樂章.

這門磨考的正是理性的聽覺活動與感性的音樂素養. 柴可夫斯基的鋼琴協奏曲,

與拉赫曼尼諾夫的鋼協有著相似的龐大濃洌﹔史克理亞賓早期的鋼琴奏鳴曲裡也藏著蕭邦的靈魂…

此時唯有讓心緒隨著每一個音符滑行在知性的音樂結構上,  聽者方能化混沌於清明, 聽其樂而知其人.

 

這樣"盲聽"的過程, 跟喝葡萄酒玩"盲飲"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事先知道聽什麼喝什麼,

少了主觀的認知設定, 單純跟著聲音光影氣味回憶走, 此時此刻它們與欣賞者之間的連結才算開始.

 

這一次的盲飲品酒會擺出了大陣仗, 我們喝位於聖 愛斯台夫產區(St Estaphe)數款Bordeaux知名的級數酒.

之所以盲飲, 所以品飲者不會受到酒款知名度及市場價值左右,

就讓品飲者的味蕾嗅覺與感受呼應此刻最能與自身產生共鳴的酒款. 這應該是盲飲的最高境界所在,

然而在這場品飲裡, 我發現我的"主觀認定"仍舊強勢, "直覺的力量"則在最後關頭讓出主導權,

這從我盲飲結果的前三名排名可見端倪.



因地質粘土成分高, 聖愛斯臺夫產區的酒款風格屬酒體強勁堅實, 單寧酸度明顯扎實,

我絕對不會用平易近人來形容他, 他外表嚴肅, 不苟言笑, 只有你張開雙臂試著走近他擁抱他,

才能感受到他內在的溫暖, 或許你會幸運地得到他的一抹微笑.

這就是我所謂的"主觀認定" -- 如雄偉高山般的厚實大器!



第二個主觀認定, 就是最近讓我深深著迷的老酒情節.

那有著陳舊木桶, 潮濕土壤,

彷彿走進剛下過雨, 一抹斜陽灑下的森林裡的陰氲氛圍,

空氣中還飄著一絲動物毛皮的氣味.

這兩個主觀認定多少主宰了我走入這場品酒會的心情與期待,

我期待在此找尋屬於我心中那座深不可測的高山峻嶺 .



一輪喝了下來, 整體而言, 我喜歡這個產區古典主義的表現手法,

酒體結構嚴謹, 肌理分明, 香氣內斂卻繁複, 不譁眾取寵也不刻意雕琢.
然而 到了要寫排名的時刻, 我立時陷入天人交戰之中, 三款讓我很有感覺的酒款各有千秋,

我的理性與感性此時各有堅持, 我是該傾聽內在那個追尋美好味覺體驗的聲音?

或者該一心一意仰望那能表現出老而彌堅的不朽氣魄?



我在標明(D)的酒款裡 :

聞到了令我好心動好心動的老酒氣味。老木頭,濕土壤,動物皮毛,以及濃濃的茶香味。
單寧不過度堅實但夠穩健,不夠柔化但充滿了彈性,時而滑順時而緊縮,而在豐沛的酸度搭配下,讓我感受到聖愛斯臺夫的風土特色。一開始,我就先幫他佔好了前三名的位置。

 


我在標明(F)的酒款裡:

感受到莫名的愛與溫暖,柔化細緻的單寧與充滿厚度的酸度交織出美妙樂音,

明顯的木桶香,咖啡,香草香味的溫潤交融在熟透的黑色漿果的風味裡,

入喉的餘運還飄出了蔗糖的甜美,這酒裡面所蘊含豐富的優雅與陰柔氣質,讓我深深著迷。



標明(B)的酒款 :

第一時間裡也讓我頗為驚艷,是一款典型強勁充滿生命力的酒。

每一次的入口,都能讓我彷彿聽到貝多芬中期弦樂四重奏的鏗鏘有力。

在嚴謹的架構下, 仍能感受到生命衝撞的激情,在我心目中,這是一款十足展現古典主義風骨的好酒。

 

DFB正是我給的第一二三名的順序。


事實上若說最好喝最迷人的酒款,我會選F。

但在我的主觀認定的強勢主導下,在我一心一意想找尋那座昂然站立具有時間鑿痕的大山的渴望下,

我的感性只能禮讓,只給了他第二名。



至於D和B,在第一輪的評比裡,B勝出;但過了一段時間後,

我居然感受不到B以其格局應有的綿長尾韻,最後我改了評分,把寶座讓給了充滿時間魅力的D。
 


至於標明(A)的酒款,我則是被騙很大。就外觀而言會以為他就是個小夥子,

而其清新的木桶香氣與口感,更讓我猜測他是青壯派.
所以當答案揭曉他才是那最年老的 2002 Cos Estornell 時,我簡直難以相信, 這是返老還童, 還是駐顏有術啊?



(C)酒款則展現出粗曠威猛的大哥風範,偶爾飄出一點點青草氣味,

頗有東北大漢的氣魄。之所以落在我名單中的後段班,實在是因為餘韻出現了比較不討我歡心的苦味。

哪一支酒最夢幻,在我一覺醒來之後,這一切都成了一段美好的記憶。
而讓我最有感觸與深深著迷的,反而是我在面對這些酒款當下的心情轉折,理性與感性的抉擇,

真的有些難。
 



酒單:
C)Chateau Montrose 2007 (二級 Grand Cru Classe)
D)Chateau Chateau La Peyre 2004 (沒有任何等級之獨立酒莊)
B)Chateau Calon-Segur 2005 (三級 Grand Cru Classe)
A)特別品飲酒款: Chateau Cos d'Estournel 2002 (二級 Grand Cru Classe)
E)Chateau Valrose 2004 (非T大之達人推荐紅酒第二名)
F)Chateau Cos d'Estournel 2007 (二級 Grand Cru Classe)

在這場高規格的盲飲會上, 感性與理性正面交鋒, 沒有輸家, 各有千秋啊~~

 

(又回到音樂)

按下iTune的play鍵, 一陣悠揚琴音緩緩流洩

我”聽”出那是鋼琴家波哥瑞里奇演奏的布拉姆斯 (Brahms)鋼琴小品.

波哥瑞里奇的演奏風格充分表現他的個人色彩, 讓人不得不正視那屬於他的胎記.

 

photo credit : 環球音樂

 

他的斷句, 他的呼吸, 時而壓抑或喃喃自語, 時而天馬行空, 然而當他的琴聲出現時, 就知道那個是他,

是他與Brahms(布拉姆斯)合體時的情緒. 而在他另一張蕭邦夜曲的錄音裡

我也深深地沉浸於他在蕭邦裡的酣暢. 仿彿來自前世的記憶, 對某些演奏家

我有幸能抓住他們一觸即發的撼動.

 

嗯. 我愛"盲飲", 也深愛"盲聽". (沒打算當盲探就是了!)

 

iWine 作者:Fingers

更多Fingers 文章  歡迎到:

http://www.iwine.com.tw/expert.php?e_id=11

未滿十八歲者,禁止飲酒
iWine 貼心提醒您:禁止酒駕,安全有保障!
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