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q 測試專區
x: display_x
right_position: right_position
display_position: display_position
windows width: windows width
windows hight: windows hight
document hight: document hight

兩岸三地威士忌文化雜談(上)

2,424 人次點閱

威士忌,葡萄酒,香港,單一麥芽,英國殖民

在結束台灣威士忌週(八月底)的行程後,因緣際會下到大陸參與了兩場酒展,分別為上海和北京威士忌時尚生活展,隨後又到香港參與另外一場餐飲展。

預料之內,台灣依然是兩岸三地中威士忌(尤其是單一麥芽)文化最為發達的,酒展中,與會者大多都是興趣愛好者及一般消費者;大陸部分尤其以北京來說,絕大部分的參與者都是業內人士,或相關從業人員包括酒吧與餐廳經營者等;而在香港由於參加的是業內展,但相關從業人員對於威士忌的了解程度卻普遍低於台灣。這代表著威士忌產業在台灣相對成熟,但就如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不斷提及的,許多酒業前輩認為台灣的酒種類深而不廣,例如威士忌的深度極高,但其他酒種卻相對稀少。反觀,香港的葡萄酒產業眾所皆知是亞洲地區的翹楚,不但便宜,種類也非常多,除此之外,烈酒與精釀啤酒的普及程度也相當高。

威士忌,葡萄酒,香港,單一麥芽,英國殖民

倒底是什麼造就了如此大的差異呢?我相信,歷史背景、酒商操作及政府政策是其中三個重要的影響關鍵。以歷史背景來說,香港曾受英國殖民統治,烈酒、啤酒與葡萄酒的普及自然不在話下,但為什麼香港的威士忌文化反而不如台灣呢?

威士忌,葡萄酒,香港,單一麥芽,英國殖民

在這裡,就可討論到政府政策與酒文化發展間的相關程度。以葡萄酒來看,香港在2002年取消所有葡萄酒稅項,成為全球主要經濟體系中第一個葡萄酒免稅港,隨後又在2006年撤銷所有與葡萄酒稅有關的清關,使得2008年至2014年,葡萄酒進口總值從3.67億美元增至10.88億美元。

威士忌,葡萄酒,香港,單一麥芽,英國殖民

相對於葡萄酒,香港對於酒精濃度高於30%的威士忌課予100%的重稅;相反的,台灣在2001年加入WTO後,對於威士忌僅僅課以每公升185元新台幣的稅,並且享有0關稅的優惠,這些政策使得台灣變成了威士忌愛好者的天堂。不過也由於這個緣故,大量水貨商不斷從台灣買酒並輸入周遭市場如大陸、新加坡及香港等,造成不同層面的問題。由此可見,政府的稅額對於各國的飲酒情況有著相當程度的影響。

曾經有一位大陸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酒吧經營者來到台北,他對我說:「我此行的目的是來朝聖的,希望你能帶我到威士忌酒吧中好好見識見識。」我左思右想,發現專業的威士忌酒吧其實為數不多,似乎有愧於「單一麥芽聖地」的稱號,甚至在整體數量上還比上海少。我不禁反思,台灣身為單一麥芽第二大消費國,飲用的時機到底是什麼呢?

(未完待續)

威士忌專欄 Gin